服务热线:400-1090-700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君山动态 >

唐代裴潾的诗作)

人气: 发表时间:2020-08-11 07:27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唐代诗人裴潾著有《白牡丹》:长安豪贵惜春残,争赏先开紫牡丹。别有玉杯承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

  《唐诗纪事》卷五十二载:有一天,裴潾到长安城内的太平院赏花,在墙壁上题写了此诗。大和中(831年左右),文宗“驾幸此寺,吟玩久之,因令官嫔讽念。及暮归,则此诗满六宫矣。”由此可见,这是一首为白牡丹鸣不平的名作,曾因唐文宗李昂的赏识,风靡皇庭。

  第一、立章深远。唐人以富态丰满为美,牡丹端庄艳丽、雍容华贵,正合时尚的审美情趣。尤其是大红大紫的牡丹,更被视为花中之冠、一国之选,美之曰“天香国色”,备受宠爱。白居易《买花》诗云:“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因而,唐诗中咏紫、红牡丹者甚多,咏白牡丹者却寥寥无几。裴潾是一反时俗,专为白牡丹遭受冷遇而发,特意歌赞了她冰清玉洁的形色和风姿。就立意而言,已是独出心裁,不落俗套。他在审美观照时,由“体物得神”,进而“影中取影”(王夫之《姜斋诗话》卷一),驰骋艺术的联想和想象,触类联结了观赏紫牡丹的盛况,又进而联结到谄媚趋时者得宠,高洁之士受抑的社会生活。从而,提炼和开掘出了本篇的题旨,含义丰富深刻,耐人寻思。

  第二、达意手法巧妙。对于审美观照中提炼出的主旨,诗人既没有简单图解,也没有平直宣泄,而是通过对比描述,曲折巧妙地把它深藏在物象的背后。全诗仅四句二十八字,竟有四个方面的对比。

  一是两种牡丹风采的对比。写紫牡丹,只点其名,不写她的色香。写白牡丹,则极尽摄神略貌之能事,先以“玉杯”作喻,再现白花盛绽之状,继用汉武帝求仙,造金铜仙人捧“露盘、玉杯以承云表之露”的故事(《三辅黄图》),美化她沾满晶莹露珠的神采;复以皎洁的月光作背景,衬托她高洁幽雅的风姿。这一对比,借助用笔的轻重、取舍,隐含了诗人抑彼扬此之意。

  二是遭遇对比。紫牡丹赢得了身份高贵的“长安富贵”的“争赏”,热闹无比,名噪一时。但是,白牡丹盛开之后,竟是“无人起就”(即没有人动身凑近),清冷寂寞,默默无闻。两种牡丹的荣悴穷通,判若天渊。这一对比,与色香对比相辅相成,自会激起读者的不平。

  三是两种花开时间的对比。第二句写紫牡丹,冠以“先开”,显然是针对白牡丹的晚开而言的。“先开”二字,照应首句的“春残”,又承接豪贵们的“争赏”,可见,开花的早晚是能否得宠的首要条件。紫牡丹有迎合时势的天赋,白牡丹却无此本能。这一对比,暗示了两种牡丹不同遭遇的主观因素。

  四是赏花动机的对比。首句“惜春残”三字,透露了“长安豪贵”争相观赏紫牡丹的原因是:暮春时节,百花凋零,无花可玩,紫牡丹“先开”,正能投其所好,填补他们的无聊空虚。末句的“月中看”,即深夜月下观赏。若无高雅的审美的冲动,若不知白牡丹不同凡俗,就无此行动。诗人哀叹“无人”有此动机,实是隐刺“长安豪贵”争赏紫牡丹的卑俗。这一对比,暗示了两种牡丹不同遭遇的客观因素。

  总之,全诗虽笔笔叙事写物,却能不即不离,曲折见意;虽未着一字褒贬和议论,却能发人深思,引起共鸣。可见,诗人咏物,立意要深远,也是讲求达意之法。

本文TAG:大发黄金版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