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1090-700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君山动态 >

咸丰年间5茶树孕育闽南水仙茶 绿了美莲村一方山

人气: 发表时间:2021-02-03 19:19

  海都闽南网讯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杜甫这首诗中描绘的景象,不知令多少人心生向往。其实,在永春也有这么一个村落。那里,有茶的芳香,有蜜的甘甜,有一群眷恋山林、逍遥自在的村民,很美,很迷人。

  闽南水仙茶,虽不及铁观音那般闻名,却也是享誉一方的好茶。美莲村那郁郁茶园,便是镇上的闽南水仙始祖——清代咸丰年间栽种至今那5棵老茶树的后代子孙。

  来到金斗洋,正是深秋,山上的气温明显湿冷,加上雾气缭绕,山顶处的水仙茶正是青郁勃发的好光景。村民说,这片茶园算是方圆数十里最好的水仙茶园了,风光好,水土好,今后还打算发展成生态休闲农庄。

  说起闽南水仙,湖洋镇的水仙茶可是正宗始祖。在镇上的溪西村里,至今还有五棵清朝留下的古茶树。相传,清朝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842年),湖阳镇农民郑世报为求生计,到鼎仙岩烧香礼佛后得观音托梦。“人北行,见木杉,住草亭。手艺成,带回乡,可小康。”郑世报马上收拾行囊,北行至武夷山区搭了草寮住下,向当地农民学习种茶和制茶。

  在以后的日子里,郑世报细心揣摩,将栽培和制作手艺牢记在心。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他从武夷山带回100株茶苗,在鼎仙岩栽种。

  90岁的郑国碧老伯家住西溪村,是郑世报的曾孙。他记得,1930年的时候茶叶卖得最好。“一担茶能卖一百块钱,一担稻谷才卖两块五,一担茶叶能换四十担稻谷啊!”可惜,到了抗日战争的时候,茶叶价格一落千丈,大部分茶树被刨起改种地瓜。

  10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茶苗早已经长成了茶树,可惜仅剩五棵。后来,附近村子的水仙茶均是从此移栽过去的,金斗洋的水仙茶亦是如此。如今,这里的水仙茶又兴旺起来了。

  说起金斗洋,还有个故事。因为这里的地形就像一个畚斗,以前都管这里叫畚斗洋。上世纪50年代,村里成立了耕山队,来到畚斗洋开山种茶。刚开始,耕山队仅有数十人,他们和当年的老祖先郑世报一样,住在临时搭盖的简陋草寮里,生活十分艰苦。但大伙干劲很高,还把畚斗洋改成了奋斗洋。

  2007年,这片茶园改名为金斗洋茶场,意为日进斗金。“改革开放以前,村里面种的茶叶都由政府的茶叶公司收走,到80年代中期,村里开始实行承包责任制,由村民承包,自负盈亏。到了几年前,我们建起这个茶园,打算要好好发展一下水仙茶。”说到这里,美莲村村委会郑书记觉得有些惋惜。村里的水仙茶历史悠久,香气独特,汤色清亮,但论名号,却远不及铁观音。

  按照他的设想,这片传统茶园已经改建成了生态茶园,建立水仙茶示范区,再次成为镇上水仙茶的重要产区。

  在金斗洋茶场里,与茶树为伴的还有200多箱蜜蜂。他们采摘附近山上野生桂花,聚成了香甜的桂花蜜。这些蜜蜂的老朋友和守护神就是64岁的黄老伯。

  “这些蜜蜂就像老朋友一样,不会咬我。”说话间,老伯熟练地打开蜂箱,拿出巢框,将包裹在最外层的蜜蜡除去后,再放进摇蜜机里。轻摇几下,蜂蜜的清香扑鼻而亲,沁人心脾。

  老伯照顾蜜蜂那可真是细心。夏天,他要为封箱顶部加盖木板降温。冬天,为蜂箱盖上一层干草作“棉被”。要是碰上下雨天,蜂箱就会被盖上一层防水透明塑料布。谈起蜜蜂,老伯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

  除了水仙茶,美莲村最出名的就是面线和米粉了,面线完全靠手工制作,而米粉成形通过蒸笼蒸熟而非过水煮熟。放点葱花、瘦肉,一盘面线炒米粉实在让人垂涎三尺。(本网记者 吴佳弘 田米)

本文TAG:永利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