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1090-700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君山动态 >

东关寻味 老枞水仙

人气: 发表时间:2020-11-22 19:02

  近期落幕的永春县东关镇闽南水仙茶王赛上,45岁的茶农蓝伟新获“茶王”称号。专家评价他的茶:“色黄味香,入口舌润喉甘,醇厚中带浓度,浓中不苦不涩。”

  他的老枞水仙风味独特,却少有人知道,此茶背后是一个体量巨大的老茶场和百年来一代代茶人的全部智慧和辛劳。

  蓝伟新出生于永春北硿华侨茶厂的风光时代。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茶厂出产的“松鹤牌”闽南水仙茶曾是专供出口的名优产品。那时,5000多亩的茶园,最多时数千人同时采茶、上千人同时拣茶,场面极其壮观。时至今日,茶场中树龄超60年的老茶树仍有4500多亩、百年以上的40多亩,年产干毛茶675吨,产值约4725万元。

  距永春县城约16公里,穿过晋江上游美丽的水源保护区,驱车沿山路直上海拔400多米,就到了东关镇北硿社区虎巷山,这里云雾缭绕、空气清新。

  绵延800多亩的水仙老茶树,得水土灵气,绿意盎然,生机勃勃。俯身细看,茶树的枝干上爬满了斑驳的青苔。更高的山上,已几乎分辨不出茶树与灌木,百年茶树顽强生长。

  早在1911年,马来亚华侨颜穆闻携资3万银元,回乡创办永春北硿华侨垦殖公司。1917年,华侨李辉芳、郑文炳、李载起等23人集资2万银元,创办永春华兴种植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在虎巷山种植水仙、佛手等良种茶苗7万株。至1949年,茶园发展到200多亩。1953年,为安置东南亚归难侨,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的何香凝提议办华侨农场。福建省侨委拨款4万多元,1954年选定在华侨投资垦殖的北硿山建立永春北硿华侨垦殖场,并迎来东南亚大批归难侨,开始大面积种植水仙茶。何香凝拿出自己出版诗画所得到的稿费赠予垦场,作为扶持生产基金。何香凝十分关注北硿垦场,多次为其题词作画并赋诗:“一张拙画慰劳君,勉励归侨爱国心。万劫千辛归故里,劳动建设勇于人。”

  1957年,福建省173位干部下放到永春北硿华侨农场和公私合营永春华兴公司劳动锻炼。下放干部中有近10位是福建省茶叶进出口公司和福建省供销合作社茶叶管理处的专业人员。当年,这部分同志被分成两组,一组筹建茶叶精制厂,一组筹办永春茶叶专业学校。1960年,永春北硿华侨农场和永春茶场合并,定名为国营福建省永春北硿华侨茶果场,属福建省侨办直管。茶叶精制厂定名为国营福建省永春北硿华侨茶厂,厂名由著名教育家、书法家、归侨梁披云亲笔题字。该厂隶属茶果场,产供销一条龙,成为当时福建四大国营茶厂之一。

  蓝伟新的父亲蓝文川16岁进入茶果场,制茶50余年。“最风光的时期应该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时候整个茶场分7个管理区,共有5000多亩茶园。就我们这一个管理区春茶一季可以产茶约2.5万斤,全部出口。”68岁的蓝文川回忆道,当时在山上采茶的工人就有几千人,茶场职工不够还得外聘临时工,周围不够,甚至最远到南安去找人。

  “北硿管理区还专门建了一幢楼,采茶季时,专门供给这些临时工睡的,一张大通铺可以睡三四十人。”蓝文川说,当时临时工要自己带米带菜到食堂煮,饭点时上千人坐在初制茶厂外的操场上吃饭,“乌泱泱一大片”。华侨茶厂拣茶的车间两层楼,是请华侨大学建筑系教师设计的,每层楼1500平方米,没有一根柱子,为了拣茶时采光充足,两面墙全是窗户,旺季时里面有1000多人同时拣茶。

  “我记得小时候,茶场里经常分米、面粉,家里可以蒸一大锅馒头,一周还能吃两次猪肉。”1975年出生的蓝伟新还记得他六七岁时的事。“现在我们这里看是山沟沟,那时候连县城的姑娘都愿意嫁过来。”54岁的老茶师蓝金狮现在仍住在离镇区5公里远的金城村的初制茶厂里,现在还有20多户村民,是个畲族村。他说大约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茶果场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平均有十几元,有的能超过管理干部。加上茶果场有幼儿园、小学、中学、卫生院、供销社、粮站、银行、邮电所、影剧院等设施,生活不错,姑娘们自然倾慕而来。

  蓝伟新从小穿梭在茶山和制茶车间,采茶制茶能力几乎浸入血液。而今,他仍然沿续着前辈的步伐,坚守工匠精神。

  “那时候采茶要求非常严格,工人采的鲜叶如果有破损是要扣重量的。”蓝文川回忆,到了采茶制茶的季节时,师傅们几乎都要通宵。

  “最好的采茶时间是在下午的2点至5点之间,那时候温度、湿度对水仙茶是最好的。采下来马上要晾青,晾青后摇青发酵,这一环节是最费功夫和时间的,也是水仙茶制作和其他茶最大的不同。”蓝文川介绍,水仙茶是介于半发酵和全发酵之间,因此对发酵程度的把控很关键。一般晾青完后,要摇青6次以上才能做好茶,而其他品种茶多数只要摇3次。“一般下午采的茶到摇青发酵都是晚上,一次摇青要间隔1个多小时,循环至少6次后,天也就亮了。”蓝文川说,“制作好茶费功夫,无捷径”。

  在上世纪80年代,像蓝文川这样的制茶大师在整个茶场有几十个。而今尽管制茶机器层出不穷,但在茶场的老茶师仍然坚持手工制作。“现在是杀青、揉捻会用机器,也是半自动的,需要手动摇机器的那种。”蓝伟新介绍,本次参加茶王赛的茶也是他根据老茶人的手艺手工制作的。

  从1958后建厂至1994年,茶厂连续盈利37年,“松鹤牌”闽南水仙茶一度是出口日本和东南亚国家的名牌产品,并在国内各种展销中屡获殊荣。到1991年产量已达1500吨,产值达1769万元。

  1983年至1987年担任北硿华侨茶果场场长的廖公杕见证了水仙茶出口的繁荣景象,他说,“松鹤牌”闽南水仙茶风靡日本、东南亚,1987年出口创汇超过200万美元。

  在日本,流传着一个故事,电影《望乡》《生死恋》女主角栗原小卷面容姣好、美丽动人,是公认的“女神”。记者问她养生秘诀,她说,爱喝中国水仙茶。报道传出,日本兴起一股水仙茶饮热。当年北硿水仙茶叶从厦门整包整箱整船出口,到日本很抢手,甚至茶碎茶梗也能换来外汇。

  随着华侨农场体制的改革,老茶厂已变成永春东关镇镇属企业,目前由原厂长黄圣厚的儿子黄志英承租经营。占地1.5万多平方米的厂区不见当年胜景,拣茶的老太太们的速度却不减当年。

  “快60年了,种过茶、采过茶,现在老了只能拣一拣茶了。”75岁的温奶奶虽然一口牙不齐整了,但仍然不吝玩笑。她从16岁起进入茶厂,50周岁退休,现在每月退休金也有近3000元了。老太太说茶季只要得空她都会来帮忙,倒不是说能挣多少钱,而是有一种情怀,“来这里安心”“好像还像当年一样能干”。

  因为市场转变,茶厂的经济效益不如从前,但东关镇党委政府坚信茶场茶园的底子仍在。近年来,为更好地塑造“松鹤牌”闽南水仙茶品牌,推动东关生态茶产业持续发展,东关镇党委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成立水仙茶行业协会,组织10多个茶叶生产合作社,带动全镇茶业发展;保护野化的百年水仙茶树,建设无公害生态茶园,向市场提供优质闽南水仙茶;举办茶王赛,建设松鹤水仙驿站,展示东关水仙茶文化,提高东关水仙茶的知名度;积极寻求合作伙伴……希望盘活老茶厂这一宝贵资源,撬动闽南水仙茶产业复兴,助推东关乡村振兴。(陈玲红 吴嘉晓 吴旭萍 陈鸿鹏)

本文TAG:永利博